医学是为人,不是为利润

创建时间:2018-10-10 作者:程盟超 浏览量:26

       在中国,罗伊·瓦杰洛斯没有诺尔曼·白求恩那样的名气。

       他从没来到中国亲手治病救人。他是医生、顶尖科学家、杰出商人、亿万富豪,他曾是国际医药巨头默沙东公司的总裁。他值得被中国人牢记的事情可能仅有一件:1989年9月11日,他以700万美元的价格,将世界先进的乙肝疫苗生产专利转让给中国,希望中国所有新生儿都能接种。

       即使在今天看来,这也是一个缺乏商业逻辑的决定。在默沙东公司的董事会上,有人拍着桌子吼道:“你甚至没有打电话问我们!”

       他承认这件事难有利润,仅培训中方技术人员以及派遣默沙东员工到中国的费用就远超700万美元。但他坚信,这是正确的事,是默沙东公司20世纪最好的商业决策之一。2017年,他接受国内自媒体“知识分子”专访时表示:“虽然无利可图,但它有望拯救的生命数量超过了默沙东曾经做过的任何事。50年后,中国将根除乙肝。”

       当时的中国,乙肝是第二大致死疾病,全国有1.5亿人感染。每年有2000万新生儿面临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威胁。焦急的中国科研者缺乏受试者,甚至将试验针头扎进自己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   最快的方法是引进默沙东公司业已研发成功的疫苗。可在谈判中,瓦杰洛斯感到焦虑。100美元的市场价格对大部分中国家庭来说依然显得昂贵。“时间如此紧迫,我想保护孩子免受这种致命疾病的侵袭。”技术转让价格被一再压低,最终定在700万美元——默沙东公司向中方提供乙肝疫苗的全套生产工艺、技术和装备设计等,并培训中方人员,以便其自行生产。

       1992年,作为国家计划免疫项目的一部分,中国卫生部建议所有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;2002年,乙肝疫苗被纳入国家扩大免疫规划。

       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,如果不是瓦杰洛斯,乙肝疫苗甚至可能还未诞生——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记录,20世纪70年代,美国的几家大型药企都对疫苗生产丧失兴趣。理由是利润低,且难以避免的副作用一旦以极小概率发生在婴幼儿身上,很可能造成灾难性的后果,而研发新的常规药物利润更高。在默沙东公司内坚决反对这种倾向的,恰是当时任研发部负责人的瓦杰洛斯。他提出了两点:“预防医学是最好的医学。”“默沙东因社会责任感才受到尊重。”

       他在总裁生涯里不止一次做出这样的决定。同样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,默沙东公司发明了伊维菌素。这种不起眼的小药片可以有效杀死西非草原上的一种寄生虫。在此之前,这种恶毒的黑色虫子已经寄生在1800万非洲人体内,在人的眼睛上滋生出丝状物,然后致盲,继而导致全身虚弱。

       瓦杰洛斯意识到,疾病的确不是单靠科学就能解决的。他之前在大学和研究所工作,直到46岁才进入默沙东公司。摆在他面前的难题是:救人的药就在那里,可非洲各国政府并没有购买的资金。作为一个相信科学必将带来福祉的前科学家和现商人,他的解决方案是:默沙东公司自行承担成本,向非洲免费发放药物。25年后,累计2亿人因此受益。

       在瓦杰洛斯眼中,自己此生最大的挑战,就是“让科学的需求和同样无情的市场需求实现平衡”。他曾对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直白地表示:“我需要坚持对医生来说重要的价值观,并将它们与默沙东公司保持盈利的需求相融合。”

       这种想法可能始于他的童年。他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访谈者表示:在靠近默沙东公司总部父母开的小餐馆里,他见到科学家和工程师为了医学充满热情,不知疲惫;在大学,他第一次接触“病人护理”就爱上这门学问,说想不出任何比医学更值得从事的工作。他46岁来到默沙东公司,原因也十分简单——他在大学里被任命为行政领导,可他厌恶“过早脱离科学”,默沙东攻关的新方向恰好需要他的学识。

       2017年,瓦杰洛斯在向母校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捐助2.5亿美元时致辞:“无论是生物医学研究还是临床护理,我们都已经十分幸运,因为这是改变他人、改变世界的宝贵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 2016年,他对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视台和科技媒体Business Insider直言:“我的兴趣从来不是赚钱,尤其是担任CEO时。”在回忆与中国的那单令世人震惊的乙肝疫苗生意时,他说:“即使从资本的角度考虑,这种善意和勇气,也比单纯牟取暴利更能为公司的长远发展带来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 在那场关乎回忆的访谈里,瓦杰洛斯声称,自己的“善举”恰恰是受默沙东公司创始人乔治·默克的启发。“二战”后,乔治·默克听闻战败国日本肺结核泛滥且无力治疗,便将公司的链霉素专利免费转让给日本。他因此登上了1952年8月18日的《时代》周刊封面,留下了那句名言——“医学是为了人,而不是为了利润。”

       瓦杰洛斯也抱有同样的想法。在他低价转让乙肝疫苗十几年后,中国新生儿乙肝病毒携带率从1992年的9.7%下降至2006年的不到1%;乙肝疫苗的社会整体接种率从1992年的30%左右飙升至90%。

       “我曾是一个医生,我无法放弃对公共健康的关注。”直至今日,瓦杰洛斯依旧相信,科学和良心的结合将解决几乎所有问题。药就在那儿,人会得救,科学永远不会说谎。在他的世界里,这些东西不应该失效,不能变质,也不会过期。

      来源:《读者》2018年20期

青海干部网络学院

x

思悟类型: 交流专区 工作研究 观点火花